百度巨变:陆奇管“事”、马东敏管“钱”,李彦宏和他们的合作将是成败关键

猎云网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百度巨变:陆奇管“事”、马东敏管“钱”,李彦宏和他们的合作将是成败关键

没有什么比最高管理层权力更迭更能表明一家公司的焦虑与渴望改变的迫切。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任命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为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COO),负责产品、技术、销售、营销运营。原先向李彦宏汇报的总裁、副总裁们一并改为向陆奇汇报,其中包括向海龙、张亚勤、朱光、王劲、吴恩达等高管,而陆奇则向李彦宏直接汇报。当日,百度创始人、董事长李彦宏发表公开信称,「这是百度变革的关键一步」。

陆奇并非2017年第一位空降百度的高管。上周,北京金茂威斯汀酒店,百度召开了季度总监会,李彦宏的夫人马东敏(Melissa Ma)首次列席其中。马东敏向在场百度200多名员工发言说,她曾在08年之前在百度工作过,今日重归百度,任职「CEO特别助理」,负责百度的投资、人力、财务。“希望可以做大家的知心姐姐,”马东敏在最后说。

所有人都看到了陆奇,但只有少数人看到马东敏。外人表面看,李彦宏是将公司交给陆奇,但实际是交给了陆奇和马东敏两人,前者掌管百度业务部门,后者掌管职能部门。陆奇的到来意味着百度首次迎来权力最大的职业经理人,在百度创立的17年来,李彦宏从来没有赋予任何一个人如此高的权力;而马东敏的到来则意味着李彦宏想要更彻底地放权,因为身份特殊,马东敏也会在百度内部拥有很高权力。而在一周前,这两位百度未来的关键人物都还不在这家公司。

两位超级高管的到来对于百度将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背后是李彦宏想要彻底改造、拯救百度的决心。这无疑是一次艰难的决定。这个决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但同时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接下来李彦宏、陆奇、马东敏的合作关系,将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陆奇管“事”

陆奇,55岁,个子不高,身材精瘦,或许是每天坚持跑4英里的习惯,他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不少。李彦宏在2005年前后曾试图说服陆奇出任百度CTO一职,但并未如愿。此后陆奇先后出任雅虎执行副总裁和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在硅谷非常有名,拥有不错的人脉和江湖地位,凡接触过陆奇的人提起他,几乎是众口一词地称赞。

《纽约时报》描述陆奇「拥有非凡的耐力和狂热的干劲」,他的同事形容他为一个排沙捡金的发问机器,会就任何技术细节追究到底。他的两句名言分别是——「永远保持战斗的姿态」,以及「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

一位接近陆奇的人士对《财经》评价说,陆奇最有价值的不是他在技术、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而在于这是一位精通技术公司战略和管理的全才,以及能把科研产品化的强人选。 “Robin一直有收藏外企大牛的嗜好,但之前空降百度的都非外企决策层,更多是执行层,而陆奇不一样。同时,他对于企业运作、管理、决策制定的掌握,这些都是Robin欠缺的。”

最后却也格外重要的一点:陆奇当年从雅虎去微软时,微软正处于组织臃肿、赚钱却不创新、迫切需要有人能带领重整在线业务的状态——这与今天的百度有相似之处。

“Robin已经很着急了。” 一位百度公司高管在两个月前告诉《财经》记者,彼时李彦宏正在中美四处寻找优秀人才。

2017年1月18日,在一次与媒体的小型沟通会现场,李彦宏表示,他给陆奇列出了百度TOP10的挑战,希望能与陆奇共同解决。昨日,一位百度管理层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陆奇基本上会碰到各种难题,但更少是业务上,更多是人上面。

一位加入百度5年、现百度搜索公司员工告诉《财经》,他认为这次调整对于向海龙(百度搜索公司总裁)会有所打击,“毕竟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多久,就变了”,但他补充说,“so what?英雄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见分晓的。”

另一位加入百度多年的中层告诉《财经》,他认为陆奇的加入是好事,“我们一直希望Robin不只是相马,而是可以提供更公平的跑道。”他说。

一位百度的基层员工则表示,他可以用「欢欣鼓舞」来形容当时他和同事们的心情。

“我们欢迎陆奇的到来,”一位美团高层对《财经》记者称,“因为他肯定不会喜欢O2O。”

“陆奇肯定不是来提升效率的。”一位与百度有长期联系的阿里巴巴高层告诉《财经》记者。这种级别的空降在历史上成功难度很大,因为下面的人未必会买帐。他认为陆奇需要在某个可控的业务点快速突破、建立威信,同时这个业务点要具备一定的规模。“但首先,选择哪个业务点进行突破——这个选择就不好做。”他说。

根据百度2016年Q3财报,其营收为182.5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为-0.71%,首次进入负增长。同时,百度2016年前三季度的市盈率在11-13之间,也是历史最低水平,而百度在2005到2015年的十年间,市盈率在18-954之间。

对于陆奇而言,面对Robin列出的那TOP10难题,最现实的任务,就是为找到百度下一个可见的规模增长点。

2016年6月8日李彦宏接受《财经》专访时曾预测百度下一个增长点来自金融业务。但半年多过去,百度金融并未迎来预期中的高增长。但百度今年最大的亮点来自信息流推荐业务。2017年1月18日,李彦宏告诉《财经》记者,信息流将是百度未来较大的增长点。

上述百度员工称,百度过去一直未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近日,一位百度高层对《财经》表态说,百度已直起对标今日头条。“一年内打趴他。”他说。

陆奇在技术和技术管理上极有威望,管理上多次被他的上下级夸赞,战略上有待检验。“虽然有机会,但我并不认为他跑到中国就能豁然弄明白国内的竞争形态。就算他弄明白了,能把人和资源调动吗?”上述阿里巴巴高管称,这些都是未知数。或许现实更多如李彦宏在1月18日沟通会时所称——百度和竞争对手,在一段时期内将共同成长。

从陆奇目前的表态来看,除了信息流业务,其更倾向于在纯技术类业务中取得突破。过去两年间,百度开发了诸多基于人工智能的产品,但时至今日,即使对于Google,也在大面积地砍项目。一些西方科技评论家认为,技术要么结合业务,要么做一个公共的平台。而做公共平台往往需要先在垂直化上取得一定的成功,再水平地做成一个平台——Amazon所开发的Echo就是这样的典范。

在沟通会现场陆奇和李彦宏都多次提到,“我们最主要不是自己做出一款pillar(核心)产品,而是更多开放核心技术,做成一个开放平台。”

在陆奇2016年9月29日意外宣布离职微软的前20天,《财经》记者曾随极客公园在硅谷与陆奇有过一次交流。当时陆奇痴迷于谈论量子计算,他说自己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在量子计算的研究上,他比微软的多数人都乐观——他认为量子计算时代一定会到来,同时,他认为基于量子计算的商业化应用以简单形式最快10年内可产生。

“最近几年我重新觉悟——你必须要重新学习,以前学的东西不光过时了,而且现在很多理论包括物理学都已经有了全新的认识,所有你要从根本上重新构建知识、认识世界。”他说。量子世界是一个对人的反常的挑战,因为人的时空概念与量子世界的效率是相反的。

导致陆奇去年受伤离职微软的那辆自行车,就是一辆他与同事改造的、反向骑行的自行车,骑车时人和身体反应全部是倒置,所以要忘记过去学习到的全部经验。陆奇就是在一次练习中摔伤了。

可以想象,对于这名严谨、一丝不苟,55岁依然想要重构知识体系,每天只睡四小时就展开高强度工作的人,放弃微软和熟悉的硅谷生活来到百度,他的「野心」和「习惯」意味着什么。

马东敏管“钱”

上周,北京金茂威斯汀酒店,百度召开了每季度一次的总监会,在场有200余人参加,他们都是百度的中高层。一位与会者告诉《财经》记者,会议开始后没多久,Victor(百度副总裁兼CEO助理梁志祥)便向大家介绍了马东敏,“Victor说,马东敏的回归由百度创业元老任旭阳推荐,内举不避亲。”

上述与会者称,这是他第一次见到CEO夫人,她看上去意气风发。随后马东敏向百度全体中高层发言说,她曾在08年之前在百度工作过,当时负责政府关系,今日重归百度,主要负责投资、人力、财务。

发言结束,台下响起了掌声。另一位与会者回忆称,Robin全程面带微笑,并认真倾听。

马东敏新的Title是「CEO特别助理」。虽然她不在一线工作已有近十年,但她依然对近几年百度的重要战略决策有所参与。一位与马东敏相熟的投资人称其性格和Robin正好互补,他用了三个「特别」来表达对马东敏的好感——「特别能干,特别能说,特别有魄力」。另一位参与携程并购去哪儿交易的人士称,百度将去哪儿卖给携程,“最终就是马大姐拍板的”。

马东敏亦是百度的股东之一。《财经》根据百度年报测算,2015年马东敏的持股比例为4.68%,投票权占比为15.5%。

百度在股权设计中采用双层结构(Dual Class Structure),其B类普通股的投票权是A类普通股的10倍。李彦宏在百度2005年报中披露,放弃对妻子持股部分的拥有权。

据百度2011年报,李彦宏共持有百度558万份普通股,占比16%,其中A类股9万股,B类股549万股(通过李彦宏全资持有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Handsome Reward Limited控制),李彦宏的投票权为52%。同时,李彦宏妻子马东敏(Melissa Ma)持有百度167.7万B类普通股,持股比例为4.8%,投票权为15.95%。

马东敏持有的B类普通股在2013年有所减少,据百度2013年报披露,马东敏持有的167.7万B类普通股降至157.7万股。

2014年马东敏新获得2.5万A类普通股和以美国存托股份形式持有3.5万A类普通股(Class A Ordinary Shares in the form ofADSs)。到了2015年,马东敏以ADS持有的股份降至1.7万股。

与B类普通股相比,A类普通股更多是收益权,对投票权影响较小。近年来,马东敏所持有的B类普通股一直保持157.7万股未变。2015年马东敏的持股为4.68%,投票权占比为15.5%。相比之下,据百度2015年报披露,李彦宏共持有10万A类普通股,549万B类普通股,持股为16.15%,投票权占比53.9%。

可以看到,近年来,马东敏的投票权一直少于李彦宏,并且马东敏在2013年减少了B股数量,其投票权有所减弱,只是随后增加了A股数量,增强了收益权。但如果两人婚姻关系发生变化,因为涉及财产分割,投票权占比也会相应发生变化,除非双方有约定不涉及股票的分割。

马东敏的到来,亦可视为Robin「放权」的关键一步。夫妻共同管理公司,在创业公司中偶有出现,因为创业期缺少管理人员。但在百度这样规模的公司中却未有先例,因为大公司往往并不缺少管理人员,最需要的是明确的战略规划,而战略规划并非参与人越多越好。

马云的夫人张瑛也曾在2015年参与过阿里巴巴的具体业务,她是社交软件 “来往”的主导者之一。当时阿里内部将“来往”戏称为M11所主导的项目,M11指的就是张瑛,而马云在内部级别不过是M10。一位阿里高层告诉《财经》杂志,“虽然并未具体管过,但依然过多参与。”他说,在那一阶段,马云夫妇和时任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就因为业务分歧而有争执。

“马东敏重回百度,这个行为已经说明很多事情。这并非大公司的正常结构,但既然Robin作出了这个决定,他有他的难处和考虑。”一位百度内部人士称。

通常人们认为家族企业是落后形态,不符合现代公司治理结构,因为家庭关系和职场关系是两种关系,很难处理得当。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家族企业更基业长青。马东敏的到来未必受到所有人的欢迎和理解,但目前的百度或许需要马东敏这样一位“魄力与威望兼备”的员工,虽然这位CEO夫人给百度带来的影响还未可知。

Robin的“假期”

“Robin不放权,谁也救不了百度。”上述百度集团高层告诉《财经》记者。他认为,如果Robin给陆奇充分授权,或许可以稳住百度下滑的趋势,之后在国际化、AI以及打造产品矩阵等方面发力,百度或可恢复增长、东山再起。

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称,百度作为一家盈利并且还在增长的公司,变革难度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大。“只要砍掉一些没有希望且大规模亏损的业务,盈利就会大幅上升,同时,死磕Feed流,并在这个过程中坚持人工智能业务的开发。只要熬到下一次技术变革,说不定会迎来百度的最大机会。”

李彦宏当众表示自己会放权,为了兑现承诺,他会给陆奇空间和时间。但最大的风险在于——因为李彦宏、马东敏、陆奇三者之间的关系失衡,导致陆奇的工作无法顺利开展。

“如果三人同时在公司掌权,这种结构就无法运行,下面的人也不知道该听哪个老板的。这种做法就很可能会给某些竞争公司带来机会。”一位百度中层告诉《财经》记者,“在目前的架构下,Robin必须放权。”

在1月18日的沟通会现场,李彦宏这样回应记者关于「放权」的问题。他说,一直以来,自己总体是比较放权的。“如果我和下属之间有不同意见,我都会先按照下属的意见办,如果办对了,that’s great,我领导有方;如果办错了,回来再按照我的方法重新办一遍。”——李彦宏认为,在放权不放权的事情上,百度的高管从来没遇到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按照下属的办法和按照Robin的办法,事情都没办成怎么办?

一位创业公司CEO告诉《财经》,和「开放」一样,放权的关键不是有没有这个态度,而是有没有这个能力。

李彦宏自2005年将百度带上市,这家公司在过去11年间市值增长了15倍,总营收从2005年的3.19亿元人民币增长到663亿人民币(2015年年收入)。百度无疑是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李彦宏也不能说不是一名好的CEO。但巨大成绩的背后也慢慢积累了很多问题,比如李彦宏相对被动的管理和公司相对模糊的价值观。这使得百度内部形成了一种氛围,这种氛围就是——他无意为之,然而很多人都觉得他不放权,很多人都觉得百度的症结在于价值观。

一位百度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在百度内部有一句话——Robin不点头,就是反对。百度的职能部门拥有很大权力。“Robin把批准权握在手上,比如张亚勤在并购上,可能超过300万美金以上他说了就不算。比如在费用上,有些部门可能超过50万人民币就需要批准。”他说,在百度,只有Robin不点头,财务和人事就不会动。

但审批权并不影响公司成败,这些都并非关键。“Robin并不认为自己不放权,事实上,他确实也不见得集权。但放权的关键是,你必须明确你的「抓手」是什么?” 一位和李彦宏相交多年的人士表示。

上述人士称,他认为百度的问题,第一是战略问题,其次是管理问题,所谓文化、制度都只是管理的工具。

今时今日,上述问题都到了必须要去解决的程度,而只有李彦宏自己抽身离开——哪怕是短暂的抽身而出,才能给百度和他自己以喘息的机会。

从陆奇和马东敏的分工来看,前者掌管百度业务部门,后者掌管职能部门。那留给Robin的是什么?李彦宏告诉《财经》记者,他未来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战略、公司文化的塑造,以及对人才的培养、吸引上。

上述接近李彦宏的人士称,Robin是一个技术男,相比于其他企业家,他没有很强的语言表达力和人际理解力。对于什么是文化和价值观,以及怎么用制度去巩固文化和价值观,这是他最大的弱项——而这些,恰恰是陆奇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有颇多思考和总结的。

对于如何在一家大公司中创新和改革,陆奇有自己的方法论——他认为大公司的转型是漫长的,同时,转型最关键的是文化。“首先,公司必须有强大的自我定位,明确核心追求,知道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明确了核心追求后,应该必须尝试建立一个管理机制,这个机制将允许团队可以用不一样的方法去做事情,让和原来文化彻底不一样的产品有机会成长。尽可能做到——持续保持不延续性。”陆奇说,有长期价值体系的公司才能保持强大的生命力。

这是他在微软和雅虎学以致用的经验和方法论,它们有望在百度被延续。陆奇告诉《财经》记者,他对于对百度的文化还有一个学习和了解的过程,但他希望自己可以在文化上做到——Preserve the core,and renew yourself。

“百度应该重塑自己的文化和制度,而不仅仅是找到一个拯救自己的大兵瑞恩。”一位接近李彦宏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但文化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文化是在业务成长过程中被逐渐塑造出来的。对于百度而言,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中来逐渐重塑自己的文化。如果持续失败的话,或许最多只能形成一个文化——坚韧不拔。

上述人士称,百度的希望不在于陆奇如何「拯救」百度,而是李彦宏在与陆奇共事中,得到不断的学习和提高。他认为,马东敏和陆奇都是在给李彦宏学习的时间。百度内部认为搜索主体业务在未来两三年内不会有较大波动,因此Robin至少有两年时间可以抽身出来,放手让陆奇去尝试。

带领一家公司走出泥沼,甚至走向伟大。职业经理人是无法完成这个使命的,最终还是要靠Founder来实现。

小程序搜索难?猎云网精品小推荐正式上线,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xiao.lieyunwang.com

本文为转载,转载请注意真实来源

本文被转载8次

首发媒体 猎云网 | 转发媒体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