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势资本汤旭东:沉浮创投20年,精准狙击早期投资“0”失误

思达派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这个冬天,创投行业的车水马龙也仿佛被浓重的雾霾笼罩,前路混沌。只记得来路繁华鼎盛,去向不明,等不到一缕清风。

在这个冬天里,创业者饿殍遍野,投资人如履薄冰。

然而就在一个能见度不足五十米的雾霾天里,创势资本董事合伙人汤旭东却告诉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2016年,创势资本的投资做到了“0”失误。

创势资本汤旭东:沉浮创投20年,精准狙击早期投资“0”失误

沉浮20年,练就雾里看花 

从人民币基金到美元基金在回到人民币基金,从天使投资到PE/VC再回到天使投资,沉浮创投行业近20年,汤旭东历经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几个周期。

1998年3月,时任民建中央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先生提出了《关于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业的若干建议》,正式把风投引入了中国。也正是这一年,还在中央财经大学攻读国际金融专业的研究生的汤旭东,在老乡的邀请下进入了创投行业。

“这位老乡问我是学什么的,我说本科学财务,当时我正在读国际金融专业的研究生,他就说你一边读金融一边做投资吧,别再干财务了。”汤旭东回忆道。

在那个时候,创投的概念还没被正式的提出来,更官方的说法是“科研成果转化”。汤旭东介绍说:“我们投资了国内第一家数据库软件公司‘人大金仓’、国内第一家语音软件公司‘天朗语音’,还有国内第一家审计软件公司‘通审软件’,国内第一家翻译软件公司‘华建机器翻译’等等。当时投了有20多个项目,赚了大钱的大概有七八个,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但是在帮助技术类企业实现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汤旭东逐渐有一种越来越吃力的感觉。“原因很多,比如说从早期的1998年到2006年,很缺少职业经理人,好的职业管理团队太少了,导致项目风险比较大,失败率比较高。”

2006年,汤旭东离开原公司,参与组建了新开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到了2009年,由于国内资本市场不发达,很多公司选择去海外上市,美元基金因此在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中一枝独秀。敏锐地看到这个大趋势的汤旭东果断做出决定,与朋友一起去募集人民币基金。

从2012年开始,汤旭东开始尝试自己做天使投资,小能科技是他投资的第一个早期项目。这是一个已经天使轮失败二次创业的项目,经历了完全的转型之后,只剩下3个人和账上的几万块钱。他们从电商的视频营销切入,做出了很好的用户体验和线上用户的转化。“这是个成熟的团队,核心成员年纪都在30岁左右,失败过,于是我和其他的三个朋友,每人出资50万,给他们投了天使。除此之外,我们4个人为他们带去了近200个种子用户以及其他的投后服务。他们经过免费试用——销售增量提成——年费建立了很清晰的商业模式,拿到了赛福500万美金的A轮,不到4年100倍。形成了完整的闭环。”回忆起小能科技的成功,汤旭东认为自己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早期投资方法论。

后来在2014年的一次聚会中,一些在2008年与汤旭东一起就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的同学们对他说:现在炒股、投地产都不赚钱,你在创业投资行业干了近20年,经验丰富,业绩突出,别光自己一个人赚大钱,干脆大家委托你组建一个天使基金,帮大家做天使投资吧。这成为了创势资本成立的最初动因。

激进和保守并存,精细之下的“0”失误

2014年7月,创势资本正式成立,下半年开始募资,到2015年春节前后已基本募完。“一期基金规模不大,5000万元,一年就投完了,投了不到20个项目;现在第二期认购已经超过1亿元。”汤旭东很是自豪地介绍起基金和项目投资的情况,“第一期基金当年的投资收益就超过300%,有两个项目登陆了新三板,一个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大数据服务商艾漫科技,另一个是国内首家VOI桌面虚拟化服务商和信创天。此外,还有80%的项目完成了下一轮融资,有几个项目正在孵化,很快就要开始下一轮融资。这样的业绩创造了国内天使投资界的奇迹,很多其他一线的天使基金年化收益不足50%,只有30%的项目完成下一轮融资。

20年的创投圈沉浮,让汤旭东练就的不仅仅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光,还让他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投资方法论。

汤旭东直言:“我的方法论与其他天使投资人的并不一样。”语气中透出20年老兵的骄傲与自信。“从赛道到团队选择,从投后服务到退出,我们有着严密的闭环逻辑和庞大的资源支持,从选择项目到退出,精细贯穿整个投资过程的始末。”

从选择赛道开始,创势资本就体现高度敏感性。“做早期投资,一定不能跟风。你要比别人先知道蓝海在哪里。”汤旭东介绍道“我们在美国和以色列都有自己的圈子,对于最前沿的技术和风口都保持着高度的敏感性,可以说我们是最先察觉到的,我们几乎是国内最先进入区块链和VR领域最早的早期资本。”

与选择赛道的激进所不同的是,在选择团队方面体现出的则更多的是汤旭东保守的一面。“我们只投30-45岁的创业者,而且更加倾向于磨合成熟的团队。毕竟投资主要还是投人。”汤旭东解释道:“首先,到了这个年纪,创业者更具有责任感,而且在行业内也会有一定的资历。并且,我们更喜欢长期磨合的强关系团队,这样的团队更加稳定,也更加有效率。”随后,他又笑着补充:“但是我们一般不投夫妻店,不成功还好,一旦成功则容易出问题。”

“一流的投后服务甚至可以撑起二流的团队。”谈说到这里,汤旭东向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展示了他的人脉圈——7000+横跨政、商、科、资各个领域的精英人脉圈。成了创势资本为所投项目带来大量支持的有力保障。汤旭东表示,创势资本会给所投的项目给予最大的资源支持。

从退出机制上来看,汤旭东则又变得比较保守的“能退则退,第一时间退出一部分,首先要保证本金。然后每轮视情况退出3-5个点。”早期投资,重要的就是专注和自律,这也是精细投资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方法论之外,汤旭东分享道,做投资最重要的就是勤奋。从甄选项目,到投后服务,每一步都需要勤奋才可能去做到精细。“我一年投了18个项目,但是几乎每天都要看20个BP,还有庞大的精英人脉圈和对每个项目的投后服务,这都是要求一个投资人必须做到勤奋。

构建创投生态,不盲目,不追逐 

“构建中国天使投资的生态链,要教更多的‘土豪’学做天使,把他们的资金引到天使投资的池子里来,这样才能给更多的创业者资金扶持。于我而言,这是一份社会责任。”汤旭东表示。

现在中国的天使基金规模还不到100亿元,资金量非常少,主要原因是许多有钱人不敢投,也不知道该怎么投。“所以我们要培训更多的天使投资人,这是我们的义务。汤旭东说,他们会教“土豪”如何找项目,怎么看人,怎么上赛道选商业模式,怎么谈估值等。“第二块工作就是教创业者怎么创业。我们看过很多创业成功的,也看过创业失败的,我们要教创业者怎么少走弯路,怎么找搭档,怎么构建自己的创业模式,怎么找天使,怎么做产品和战略,怎么提高用户体验等。”

“资本寒冬更能体现也更需要良好的创投生态。”汤旭东断言。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大量资本的盲目跟进和大量TO VC的项目,使得创投领域生态恶化,而寒冬,则正是真正的好项目和真正会投的资本发力的最好时点。“2017年寒冬依然会持续,但是并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投资,这正是精准投资和撒网式投资不同的地方。”

从项目的源头上,汤旭东多年以来,深耕创投领域,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渠道。就像是前文中提到的,创势资本在海外和国内的创投圈,都有着丰富的的渠道,利用对赛道的精准把控和对风口的高度敏感,对庞大的项目来源在完备的投资逻辑上做减法。在自己擅长的赛道里深度聚焦,挖掘处于蓝海之中的项目,投同行看不到的“漏网之鱼”,从而精准的实现对项目的价值挖掘。

“这也正是我们为改变募资生态所作出的努力。”汤旭东这样告诉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我们创势资本从2014年成立,2015年是个完整的投资年,业绩的展现有目共睹。刚开始资金的来源大多数都是我们校友圈的‘土豪’,而现在会有更多的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加入进来。”在个人投资的角度来看,从基金的识别到资本管理,母基金无疑是更专业的。汤旭东认为,从趋势上来看,未来母基金才会成为主要的募资渠道。

对于国内的创投生态,汤旭东认为,盲目和追逐是目前早期投资最大的隐患。别人已经投过的,成熟的模式,已经不适合早期投资进入了。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跟风而入都存在着巨大的隐患,就像是曾经的O2O和智能硬件,同质化非常严重,到现在没法收场。

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问及对于2017年市场的展望,汤旭东说道:“人工智能在2017年会爆发需求成了刚需,成了大多数行业的标配。但是人工智能领域国内外差别很大,人才储备很弱,懂行业和AI的人才也很少,国内正处于追赶的阶段。在此之前,国内往往喜欢做大而全,细分垂直反而比较弱,在未来则需要单点突破。”

创头条(Ctoutiao.com)编辑:Eyan ,关注创业投资领域,欢迎和我探讨相关问题。 

联系邮箱:zhouruizhi@ctoutiao.com 微信:zrzlike

创头条(Ctoutiao.com)原创文章,首发于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

本文被转载1次

首发媒体 思达派 | 转发媒体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