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蓝鲸TMT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正当围观群众对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版权互换合作而替网易云音乐担忧时,国家版权局的出面干预又让事件出现了神转折,腾讯音乐的收网计划或是会因此延期了。

神转折,国家版权局出面,网易云音乐迎来转机

众人本以为在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合作之后,在版权和用户量上有绝对优势腾讯音乐似乎要成为在线音乐最后的大赢家时,没想到国家版权局去出面约谈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太合音乐主要负责人,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在前一篇内容《版权合作,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各有所思》中分析了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有相同目的和不同的想法才促成了这次合作,其中一点是二者默契的针对缺乏版权的网易云音乐展开版权竞争攻击。

不过,国家版权局需要从大局出发,若是任由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利用各自的版权联手垄断在线音乐市场,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的其他大部分玩家都会被淘汰出局。国家版权局在15年开展的版权秩序专项整治工作的目的是引导业界尊重版权,让市场健康发展,而不是为虎作伥的帮助那些拥有资金实力的公司通过采购独家版权的形式达到资源垄断的目的。

所以,此次约谈各在线音乐公司负责人时,版权管理司负责人特意指出了哄抬价格抢夺独家版权这件事,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很明显是在敲打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这次约谈最大的受益方的无疑是前一刻还被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联手搞得措手不及的网易云音乐,同时也给了多米、咪咕等其他在线音乐公司更大的生存空间。

另外,这次约谈也提到了在线音乐侵权问题,这也算是对近期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版权诉讼是一次回应。总体以各打50大板的方式,提醒一下各在线音乐公司的市场作风要有尺度。

腾讯音乐,狂买赢在最后;网易云音乐,产品输给版权

此次约谈受到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是腾讯音乐,若是没有国家版权局出面干预调解近期在线音乐市场的版权合作与纠纷的话,腾讯音乐在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合作之后,已彻底站稳行业第一的位置。如此成果主要得益于过去两年腾讯音乐采取了最为高效实用的“狂买”战略。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经过不断大手笔采购独家版权,又用了一连串的资本运作吞下了酷狗、酷我之后,独立出来的腾讯音乐估值以达到了100亿美元,同时将老对手阿里音乐远远的甩在身后,另外再利用版权优势全面压制正在崛起的网易云音乐。

腾讯音乐过去两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眼看就可以牢牢锁定胜局,但在这次约谈之后,不得不暂时收敛一些。

网易云音乐过去两年快速成长,业界有目共睹,优质的产品交互体验捕获了大量的忠实粉丝用户,而句句扎心的音乐评论成为网易云音乐独特的亮点所在,在今年上半年完成7.5亿元的独立融资,网易云音乐的估值更是达到了80亿,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又一新晋独角兽企业。

2年前腾讯音乐大力扶持网易云音乐发展,向其授权了100多万首独家版权代理的歌曲,为当时正处于上升期的网易云音乐起到了极大的帮助。时过境迁,如今腾讯音乐又与网易云音乐成为直接的竞争对手,并在今年不断发生版权纠纷,缺失优质版权已成为网易云音乐难以回避的桎梏。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若没有国家版权局的出面调解,网易云音乐完全有可能会被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联手做掉了。

初心不得人心,可惜、可敬的阿里音乐想要重来

其实,若从音乐产业健康发展层面来讲,腾讯音乐以大开大合的方式迅猛成长成为如今在线音乐市场中的最大赢家并不值得过多称赞。

虽然腾讯音乐尊重版权并给版权方带去更多的收益,但其也用资本手段破坏了版权市场的良性发展,更核心的问题是腾讯音乐此前主要服务的是音乐明星们,那些更为需要关爱的底层音乐人很少有人受益,中国的音乐产业仍然是明星至上。

这两年的阿里音乐虽然发展有明显退步,不仅自主阉割了用户量过亿的天天动听,将其改成不伦不类的阿里星球,同时也把当时上升势头不错的虾米给搞砸了,导致在产品品质层面彻底输给了网易云音乐。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阿里音乐是所有音乐平台中最为底层音乐人着想的公司,这或与高晓松和宋柯本身就是音乐人有关。实际上,在高、宋入职阿里音乐之前,阿里先是采购了滚石唱片、相信音乐、华研音乐等知名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但在此之后突然对音乐版权失去了兴趣,转而投入大量精力去挖掘新歌手,请来高、宋也是为了帮助更多年轻音乐人成长。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按照阿里音乐当时的逻辑,挖掘培养新人的成本要比采购版权更低。高、宋二人入职之后也不想用那些常规市场的俗套玩法,所以先后尝试过音乐人管理模式,探索过音乐淘宝等全新玩法。创新总是有风险的,阿里音乐的战略初心是为更多底层音乐人谋出路,但市场并不买账,阿里音乐未得人心,至少未能打动听众们,所以最终导致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的节节败退,用户大量流失,以致沦落至此。

阿里音乐的发展还是挺让人遗憾的,但市场就是这么现实。在与腾讯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合作后,昨日阿里音乐CEO张宇发出内部信,表示未来将从三个方向重构音乐行业基础设施。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说句实在的,在线音乐市场很难玩不出更多花样了,之前高晓松想折腾一些新玩法,最后把自己给折腾隐退了。阿里音乐的全新战略,无外乎还是加强版权,挖掘新人新音乐,再就是发挥技术能力的市场化运用,基本可以看做是2年前战略的升级版,当然还有一点不同需要特别指出,这次阿里音乐的战略没再提与电商结合的问题,至于原因,不说也明白。

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上......

回过头来看,阿里音乐两年前的尝试方式挺值得让人敬重的。当时对阿里音乐的战略方向并没什么感觉,但近期因为自己做的自助终端项目在与酒吧、Livehouse等场景方以及一些音乐产业链相关人士谈合作后深有感触,大多数不出名的音乐人日子并不好过,全国各地串串场,接接商演,音乐节上露露脸算是不错的了。

当我们把目光都聚焦到在线音乐市场时,线下音乐却一直未能有效重视起来。所以我们不禁要反思一个问题——“如果音乐只能在线上......”。如果音乐只能在线上,无疑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在线音乐丰富我们的生活“节奏”,但现场音乐能够与我们的灵魂“共鸣”。

近期在与杭州知名的老牌LiveHouse酒球会谈合作,所以特意多收集了一些他们的信息,前不久二更给他们做的一期视频有些让人动容。酒球会老板王涤经营这间LiveHouse 7年多时间,李志、马頔、低苦艾……几乎中国所有的独立音乐人都曾在他的场子里会演出过,但这是一间不赚钱并且一直在赔钱的场子。能让老王坚持下来的是对音乐的热爱,他说:“这辈子或许没赚到钱,不是一个享清福的人生,但是多尽兴啊!”

阿里、腾讯、网易,在线音乐?如果音乐只能在线  

杭州并不是一个音乐发达的城市,在酒球会开业最初的几年,全杭州只有这一个场子可以提供给独立音乐人表演,可观众并不多,而且LiveHouse并不像嗨吧那样,可以靠酒水赚钱,酒球会的目标人群多是一些年轻的学生和白领,所以很难靠酒水获利,老王一直靠台球的收入维持LiveHouse的生存,期间几经周折还发生过很多事情。

其实在线下类似老王这种对音乐有追求的人还有很多,过去线下音乐市场的残酷不能给他们带来美好的生活,不知腾讯近期推出的三年让音乐人收入五亿元的战略规划中,包不包括老王这类服务于音乐人的音乐人。

所以,现在回过头来看,不能过于苛责阿里音乐,虽然丢了市场,但其当时的战略决策值得钦佩,至少其很早就站在了底层音乐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最后希望阿里音乐可以拿出更多的费用把“寻光计划”更全面的落实推动下去,让更多的在线音乐听众们走到线下,让更多的独立音乐人走到台前,至少杭州这座互联网名城,需要更多的音乐来带动年轻人的发展节奏。

 

文/王利阳

自助终端、共享经济创业者; 科技互联网自媒体——科技不吐不快; 社区商业研究者,创业公司顾问; 新书《社区新零售》即将出版;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腾讯,网易,阿里,百度网易云音乐 腾讯音乐阿里腾讯音乐达成合作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网易 腾讯 音乐网易云音乐 腾讯在线音乐 网易腾讯市值超阿里阿里云 腾讯云腾讯在线音乐

本文被转载1次

首发媒体 蓝鲸TMT | 转发媒体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