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川普女婿的投资者,马云与特朗普还有哪些复杂的利益纽带?

加速会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作为川普女婿的投资者,马云与特朗普还有哪些复杂的利益纽带?

作者:@伯通李

阿里董事长在川普大厦的访问,目前看来与一系列复杂利益纽带无法切割。无论是美国当选总统一贯感情饱满的“Great Things”还是中国商人低声附和的“Small Business”,两位在各自国家都与政治中枢关联密切的知名富商联合放出豪言:“让100万个美国小企业在阿里平台上售卖产品”。

这个提议并不陌生,阿里巴巴总裁、前高盛CEO热门候选者迈克·埃文斯在阿里履新伊始,便已经成为说服美国品牌在阿里平台上开设电商店铺的牵头人。2014年,这位在高盛工作21年的老臣,同时也是在阿里创业初期和IPO阶段雪中送炭的功臣,成为了阿里的独立董事,并在一年后升任总裁。

当然,如果再等一年,埃文斯的时运可能不止于横跨大洋的电商业务。2016年,埃文斯背后的“高盛系”已经成为美国当选总统执政班子的关键词——高盛集团总裁科恩受邀成为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及川普首席经济政策顾问、前高盛执行副总裁努钦受邀成为财政部长候选人、前高盛银行家班农受邀成为资深经济顾问、前高盛银行家斯卡拉穆奇同样在川普班子拥有一席之地。

据《纽约时报》报道,女婿库什纳 (就是川普女儿伊万卡的丈夫) 在说服川普选择高盛总裁为首席经济顾问时发挥了关键作用 (众所周知,川普在竞选中常常将华尔街巨头高盛列为攻击对象)。 库什纳的力挺很难排除其经济动机,高盛公司曾向拥有38亿美元债务的库什纳公司借钱,同时也是库什纳创办的另一家房产技术公司的投资方。

库什纳是一位在中国拥有丰富人脉的年轻商业家,他的合作伙伴和投资者包括安邦保险的董事长吴小晖、香港富翁李嘉诚、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以及一些不披露姓名,但受惠于投资移民的中国投资者。

从一个事件中便可以看出库什纳在川普和中国大陆之间的作用意义——当川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通话引起中国大陆不满时,白宫并没有直接致电川普的国家安全团队,而是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库什纳去处理。

当然不能遗漏的是,正如本文主题所要诠释的,库什纳及其兄弟创办的房地产投资公司Cadre,其重要投资者之一便是阿里董事长 马云

作为一位商人,川普似乎不太掩饰自己需要处理的复杂政商关系。甚至是他一直以来强调的“反穆”议题也是可交易的筹码——“川普此前呼吁发布禁令,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包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内的多名官员,曾要求将川普的名字从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川普大厦上去除。然而,当川普表示埃尔多安在一场政变失败之后严厉镇压异见者的做法是对的之后,对土耳其川普大厦采取行动的呼吁停止了。”

另一个类似的巧合事件,发生在 马云 会见川普的6天前。华尔街律师克莱顿被川普提名为美国证监会 (SEC) 主席。

克莱顿与华尔街有着广泛联系,其业务专注于并购和融资,其中以参与了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工作最为外界所关注,其与前高盛高管埃文斯一起为250亿美元的天量融资立下功劳。

众所周知,美国证监会对阿里的调查已经跨年且尚未停止,其调查焦点包括菜鸟业绩与阿里财务数据的关联、旗下公司会计方式及对关联交易的处理,以及“双11 ”的数据真实性。类似的调查旷日持久且花费巨大,公开数据显示,阿里集团自2012年以来已经花了至少240万美元在针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上。

有趣的是,克莱顿曾协助起草了一份评议信递交SEC,呼吁减少对外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限制,他还在2011年撰文提议放松《反海外腐败法》。有分析认为,这一任命表明川普正在兑现竞选时减少金融监管的承诺。

需知,川普的商业利益与他的上任之路几乎是分不开的,他和家人共同会见来自土耳其、阿根廷和日本的领导人,以及来自印度和菲律宾的房地产项目合作伙伴。甚至在接受采访时,川普并不讳言他入主白宫可能会帮助自己的家族聚揽财富。

所以,这的确是一个价值连城的会面。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