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深不见底!

砍柴网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小米再次 " 抄底 "。

2022 年 9 月 8 日,小米发布公告称,当日在港交所回购 230 万股,回购价格为 10.54 港元 -10.58 港元,耗资约 2430 万港元。

事实上,这并不是小米首次回购公司股票。近三个月以来,小米已累计回购公司股份 4880.00 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 0.2%。将时间拉得更长来看,自上市以来,小米已累计发起 127 次股份回购。

小米,深不见底! 诚然,小米回购股票,在短线上会拉升公司的股价,比如 2022 年 9 月 9 日,小米的股价就上涨了 2.27%,但是整体来看,自 2020 年末以来,小米的股价却 " 跌跌不休 ",累计跌幅达 70% 左右。

作为 " 最年轻的世界五百强公司 ",小米取得的成绩毋庸置疑,但如果不能在财务数据上展现一定的想象力,资本市场或许很难关注小米。

01

二级市场对小米若即若离

作为一个新物种,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对待小米的态度其实一直有较为明显的割裂感。

《招股书》显示,2010 年成立时,小米的估值仅为 2.5 亿美元,上市前,其总计完成九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完成于 2014 年,估值达 450 亿美元。短短四年时间,小米的估值增长了数百倍。

小米,深不见底! 2018 年 6 月 21 日,香港香格里拉酒店召开 投资 者推介会时,雷军也曾表示:" 小米是一家全球罕见的全能型公司,估值应为腾讯乘 苹果 的估值。" 按雷军的看法,小米的市值至少是千亿规模。

但是小米 IPO 的发行价仅为 17 港元 / 股,估值仅为 543 亿美元。更出人意料的是,小米的股价上市即破发,一直到两年后,也就是 2020 年 7 月 10 日,才重回发行价。

不过一年半以后,小米的股价再次跌破发行价。2022 年 1 月 27 日,小米股价收报 16.48 港元 / 股,单日跌幅达 5.5%。时至今日,小米的股价都没能再次超越发行价。

小米,深不见底! 诚然,在这两次跌破发行价之间,小米的股价有两次明显上涨的迹象。

不过结合小米的动向来看,投资者购买小米的股票,并不是被其主业所吸引,而是看上了其 " 新故事 ",有一定的投机意味。

2020 年初,小米发布公告称,看好智能家居市场,将在 " 5G+ 智能家居 " 发展战略上加码,未来五年时间将至少投入 500 亿元。

此消息一出,小米股价应声上涨。2020 年初时,小米的股价仅为 10 港元 / 股左右,到了 2020 年末,其股价站上了 33.2 港元 / 股的高点,年内涨幅达 230% 左右。

小米第二次股价地明显上涨,主要得益于造车 " 故事 " 的带动。2021 年 2 月 19 日,《晚点 LatePost》发文称,造车将是小米未来重要的战略方向。

随后,小米的股价一度上涨 12% 至 32.3 港元 / 股。3 月 20 日,小米官宣造车后,小米的股价再一次稳步增长到了 30 港元 / 股左右。

02

智能 手机 业务没有想象力

" 新故事 " 能立竿见影地推动股价上涨,其实也从侧面昭示了小米主业的吸引力不强。

上市伊始,小米曾将自己定义为 " 以手机、 智能硬件 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 互联网 公司 "。但是结合财报数据来看,硬件却为小米贡献了大部分营收。

以 2019 年 Q1 财报为例,小米营收为 438 亿元,其中智能手机业务营收 270.08 亿元,占比为 61.7%;A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营收 120.43 亿元,占比 27.5%;互联网服务营收为 42.57 亿元,占比 9.7%。

这也意味着,小米更大意义上是一家以硬件销售为主的 " 硬件公司 ",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轻资产互联网公司。

更重要的是,小米的立足之本,是通过高性价比的智能硬件产品,俘获流量。这种业务模式,天然限制了小米硬件的利润率。

比如,2018 年 4 月 25 日举办的小米 6X 发布会上,雷军就曾公开表示:"(小米)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永远不会超过 5%"。

财报显示,2018 年,小米硬件综合税后净利润率小于 1%。这种 " 作茧自缚 " 的策略,自然难以博得投资者的喜爱。

诚然,走互联网业务模式的小米可以通过互联网服务,榨取智能手机的 " 增量价值 "。

但在中国广告大盘触顶, 游戏 监管加剧的背景下,小米的互联网业务的增长也几近停滞。财报显示,2022 年 Q2,小米互联网业务营收为 70 亿元,同比下跌 0.9%。

与此同时,智能手机红利消退,也在一步步削弱小米的流量根基。IDC 数据显示,自 2017 年以来,中国智能市场的红利正在逐步衰退。2022 年 Q2,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 6720 万台,同比下跌 14.7%。

在此背景下,小米的财报变得愈加难看。

2022 年 Q2,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3910 万台,同比下跌 26.2%;智能手机业务营收为 423 亿元,同比下跌 28.5%。

小米显然也意识到了,在手机大盘触顶的背景下,很难再通过走量形成规模效应,因此于 2020 年推出起售价为 5299 元的小米 10 Ultra,试图进军高端市场。

不过从财报来看,小米依然没有摆脱 " 高性价比 " 梦魇。2022 年 Q2,小米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为 1081.7 元,同比下降 3.1%。

这或许是因为 Redmi 表现得过于亮眼所致。CINNO Research 披露的数据显示,2022 年 5 月,小米手机出货量中,Redmi 占据 83.6% 的份额,小米主品牌仅有 16.4% 的份额。

推出 Redmi K50 系列时,Redmi 品牌总经理卢伟冰曾表示,"Redmi K40 系列累积销量突破 1000 万台,无愧于 2021 年‘旗舰焊门员’的称号 "。

Redmi K 系列持续深耕高性价比市场,在某种程度上,也 " 焊死 " 了小米主品牌冲击高端市场的大门。

03

" 新故事 " 前路漫漫

在智能手机业务之外,小米也曾讲出 IoT 以及智能 汽车 的 " 新故事 ",但是这些新故事却陷入了后继乏力或是遥遥无期的困局。

早在 2013 年,雷军就看到了智能硬件和物联网的趋势,开始带领小米入局 IoT 市场。2020 年初,小米再次在 IoT 加码。此次 IoT 已是小米的核心发展战略。

从财报来看,小米的 IoT 业务在市场上的影响力确实无人能出其右。

截至 2022 年 6 月底,小米 AIoT 平台已连接 IoT 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平板及笔记本电脑)数达 5.27 亿,同比增长 40.7%。拥有 5 件及以上连接至 AIoT 平台的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平板及笔记本电脑)用户数达 1020 万。

但是小米的 IoT 业务也遇到了与智能手机类似,空有影响力,而难以变现的问题。2022 年 Q2,小米 IoT 业务的毛利率虽然有所提升,但是仅有 14.3%。

更为悲观的是,因为 IoT 业务中,只有智能电视、智能音箱等少数带显示器、可交互的设备,可以产出增量的互联网服务营收。

所以,小米的 IoT 业务很难和公司毛利率更高的互联网服务产生高效联动。在相关业务营收增速放缓的背景下,资本市场自然难以对小米的 IoT 业务满意。

在 IoT 业务之外,小米还讲出了更为宏大的造车故事。

2021 年初,雷军表示,小米将进入智能汽车行业," 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 创业 项目。我愿意压上我人生所有的声誉,亲自带队,为小米汽车而战。"

据了解,小米汽车首期投资 100 亿元人民币,预计未来 10 年总投资额达 100 亿美元。

小米将以现有 1080 亿元现金储备、10000 多人的研发团队、全球前三的手机业务以及全球领先的智能生态,全力打造小米汽车。

尽管后续雷军频频为小米汽车站台,但是就目前的信息来看,小米汽车最早也要等到 2024 年才会正式量产。

此时,距离第一波智能汽车创业潮,已经过去十年时间。

在特斯拉、比亚迪 " 双雄 " 在前," 蔚小理 " 三巨头紧随其后,哪吒、埃安等二线势力舍命狂奔的背景下,小米汽车如果想要在市场上建立优势,无疑将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

这或许也是资本市场选择持续观望的主因。

总而言之,尽管基本盘仍在,但是小米现阶段却陷入了老业务后继乏力,新业务有难以上马的业务困局。

未来如果不能展现新旧两个业务的想象力,想必小米的股价依然难以重回发行价。

来源:ZAKER

随意打赏

提交建议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