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巨头的巅峰与颠覆

虎嗅网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受疫情起伏、俄乌冲突,以及美国经济可能放缓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自2022年第一个交易日至目前,苹果亚马逊微软、脸书、谷歌的市值已经蒸发近2.7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英国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美国科技巨头当前的处境,以及未来的发展?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认为,在美国与新冠肺炎疫情做斗争期间,美国大型技术公司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是在今后的一二十年里,技术迭代、竞争变化,以及社会变迁有可能对当今的科技领导者产生抑制作用。 与此同时,消费市场逐步成熟,其他国家或国际性的重大事件也会先后抢占世界舞台的中心位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Internet Law Review(ID:Internet-law-review) ,作者:David Moschella,编译:互联网法律评论,原文标题:《美国科技巨头在疫情期间达到实力巅峰,颠覆他们的力量也正在崛起》,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几十年来,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持续不断。 几乎每过15年左右,就有一轮创新浪潮催生出新一代市场领导者。 无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微型计算机,八九十年代的个人计算机,世纪之交的互联网,还是本世纪前一二十年的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驱动它们的动力始终未变。


初入市场的公司一无所有,唯有对未来的无限期许,经过不懈努力,它们甚至超越了市场上最强劲的老牌公司。当初的成功让这些既有的老牌公司很难接受现实,即这个世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至于如何及时采取有效的对策,就更不用提了。


当我们审视本世纪二十年代,甚至展望三十年代时,我们发现数字世界再次发生变革。新冠疫情期间,谷歌 (Alphabet) 、亚马逊 (Amazon) 、苹果 (Apple) 、脸书 (Meta) 、微软 (Microsoft) 和奈飞 (Netflix) 均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帮助我们居家办公,收取生活必需品,接受相关服务,与亲友保持联络,甚至还能休闲娱乐。 通过提供重要的社会性服务,这些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没有它们,很难想像这个社会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但是,如果展望未来,我们发现,“科技巨头”的核心地位在许多情景下,有可能受到极大的削弱。实际上,对于愿意见证这一切的人而言,大部分情景显而易见。这些情景主要分为三类: 技术迭代,全球竞争格局的变化,以及社会发展重点的变迁。


尽管其中一些变化几乎确然无疑,但是有一天当我们回顾当下,发现大型技术公司的实力在疫情期间达到顶峰的同时,也会看到一系列新的竞争者,以及新的发展动力正在逐步重塑疫情后的世界。前不久,技术股股价大跌或许就是明证,因为市场已经察觉到这些变化。


技术迭代:颠覆性创新或将挑战科技巨头地位


长期以来,技术创新始终是数字颠覆性的主要来源,而且新一轮技术变革已经再次出现。近些年来,最关键的技术驱动力——如智能手机、互联网服务、电子商务和流媒体——均已相对成熟,正因为如此, 大型科技公司开始逐步针锋相对。


在流媒体娱乐领域,亚马逊和苹果与奈飞展开竞争。在隐私与数据利用领域,苹果正在挑战谷歌和脸书。在云计算领域,亚马逊、微软和谷歌展开厮杀。在智能手机领域,苹果与谷歌继续博弈。在搜索领域,微软 (Bing) 、苹果 (Siri) ,尤其是亚马逊 (既有基于Bing的Alexa,也有亚马逊零售业务中的搜索栏) 正在挑战谷歌。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


相比之下,物联网、机器人、自治系统、智能网格、可穿戴设备、AR/VR等领域尚处于起步阶段。 在这些未来的系统中,有许多还需要对现实生活中的活动做出更快捷的反应。


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基于云计算的传统架构所带来的延迟是目前最大的困扰。它们会利用“尖端”技术,把计算和存储活动集中到距离现实世界更近之处,试想由特斯拉 (Tesla) 管理的服务可以把车与车之间的交互能力与基于云的能力综合在一起。 此类机器与机器之间的数据流的规模最终将超越人类之间产生的数据流。


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是当今最富有的人,只要他愿意,他可在一闪念之间买下Twitter,他就是当今新兴技术浪潮的代言人,这股浪潮的变革力量至少与以往的科技浪潮不相上下。


所谓的 “Web 3.0运动” 系指基于加密货币、区块链、非同质化代币 (Non-Fungible Tokens) ,以及其他点对点服务 (P2P) 的去中心化互联网,目前它还处于设想阶段,发展尚不明朗,但它有可能蕴含更强大的颠覆力量。


这种技术与当前基于云的中心化模式恰恰相反,在当前的模式下,科技巨头是电子商务、应用商店、数字广告、顾客画像及其他应用的强大守门人;在Web 3.0的世界里,如果此类守门人还继续存在,那么其数量将寥寥无几,其实力和财富也将回流至产品供应商和内容创作者手中。


当然,加密货币常常被贬低为夸大宣传,甚至斥之为金字塔传销。但是,比特币 (Bitcoin) 、以太坊 (Ethereum) ,以及无数其他加密币的疯狂价格波动, 往往掩盖了数字货币在简化支付清算、减少货币转换需求和类似的金融自动化方面所能提供的真正价值。 尽管加密币的市值近期有所跌落,但仍然达到近1.4万亿美元,远高于亚马逊,几乎与富可敌国的谷歌不相上下。


如果以太坊成功地从工作量证明 (proof-of-work) 架构转型为权益证明 (proof-of-stake) 架构,从而铲除能源密集型的“矿工”,其价值有望再次飚升。比特币还不大可能在近期实现如此重要的技术变革,但是它的价格经常大起大落,而且其固定的供应量仍然表明,它是对冲不断膨胀的政府债务风险的有力武器。不难相信,无论哪种数字货币在全球市值方面最终胜出,最终还将面对主要云竞争者的挑战。


从更广泛的层面来看,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猜测, 点对点架构将应用于数字货币以外的多个领域。 在他们设想的世界里,有类似于脸书的服务,但没有类似于脸书的中间机构,或者有类似于Twitter的信息服务,却没有Twitter。


同样的情况也会出现在优步 (Uber) 、Spotify、Airbnb、电信网络供应商,甚至是亚马逊零售平台上。对亚马逊而言,试想有一个搜索引擎连接起消费者、制造商和快递服务,但是剔除了类似亚马逊这样的仓储巨头。 大部分P2P系统目前的发展还比较缓慢,而且仍然面对许多执行层面的困难,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当前的云守门人仍然是它们追赶的目标。


总而言之,技术驱动型科技巨头,将在很多应用场景中制造出诸多颠覆性的影响。


全球格局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科技竞争


与技术迭代同样重要的是, 对信息技术行业最直接、最深远的颠覆力量实际上来自地缘政治领域,这恐怕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中国的崛起将对硅谷带来严峻挑战,尤其是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的当下。我们可以假想一下,本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可能采取的对策:


用中国开发的操作系统和软件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或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


抖音 (TikTok) 和希音 (Shein) 击败或替代美国的社交媒体公司;


生产出优于英特尔 (Intel) 或Arm的半导体或量子计算机;


向全世界提供中国的电子商务、社交媒体、监控系统、数字人民币、无人机、5G技术等。


这里谈论的还只是中国。美国的决策者现在清楚地认识到美国对中国的依赖, 但是同样美国对印度的依赖却很少有人提及。


目前,几乎所有大型美国公司都严重依赖印度提供的后台运营,这些服务要么是由Infosys、TCS、Wipro、HCL等印度公司提供,要么是由IBM、埃森哲 (Accenture) 和DXC等西方公司的印度分公司提供。


与之类似的是,在硅谷和美国的顶尖高校,印度人才越发占据主流,如果美国一天天衰落,中国移民和留学生同样会大量涌入。印度将通过扩张价值链,创建更多公司,重塑贸易条款,以及其他战略来施加自身日益强大的影响力,这只是时间问题。


总之,中国、印度、韩国、日本、以色列、新加坡、巴西、欧洲、俄罗斯、伊朗等国家和地区研发出的先进技术越来越多地占据了全球创新的舞台。不仅如此,许多国家现在更喜欢打造自己的优步、亚马逊、Airbnb和贝宝 (PayPal)而且它们还将制定复杂的法律规章网络,让全球化服务变得越来越困难。


欧洲前不久通过的《数字市场法案》 (Digital Market Act) 就是最好的例证,这部法律直接把目标定为,削减美国科技巨头的力量。 随着数字主权的崛起,以及全球化的退潮,将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跟随其步伐。


社会问题的优先性变迁:要关注工业化造成的社会性难题


未来将如何?或许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区块链和P2P架构永远也无法追赶上来,或许正相反,科技巨头抵御住了实力日益强大的新兴公司的挑战,抑或与之实现了共存。


但即使这两种情形都实现,更广范围的全球经济发展仍有可能大幅削弱科技巨头的实力。近15年来的数字黄金发展期基本是由消费者推动的,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微软和奈飞均植根于为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


但是, 本世纪二十年代的市场将受到更多工业化因素的影响 ——弹性供应链,能源的可获得性和可承受性,粮食、原材料、矿产以及清洁水源的潜在短缺,气候变化的风险,可持续的产品和包装,基础设施现代化,劳动力短缺,日益普及的自动化,减少不平等现象,人口老龄化,日益膨胀的政府债务,正在发生和可能发生的冲突等等。


与这些挑战相比,消费者服务和数字广告的影响力显得微不足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未来数字破坏力的作用相对较小,经济重心发生重大转变的影响则更为广泛。


此外,主要的科技巨头大多避开了这些社会性难题,即使有所介入,结果也往往强差人意。展望未来,我们应该期望,那些能有效解决最重大的社会挑战的公司将成为二十年代及未来的领导者,就像科技巨头与医药巨头在疫情期间所发挥的领导作用。另一方面, 如果科技巨头帮助解决了这些新挑战,它们将再次获取巨额财富。


科技巨头正在转攻为守


以上分析绝不意味着科技巨头的重要作用微乎其微,也不是预言它们会立即解体。恰恰相反。历史告诉我们,在以经济为核心的时代, 行业和企业的作用会减弱,但它们仍然可以成为成功的大型实体。


例如,微软和英特尔均与移动时代和互联网时代失之交臂,但他们依然是实力强大、财力雄厚的企业。在世界各地,电子商务、智能手机、搜索引擎、云计算和社交媒体之外仍有广阔空间,科技巨头也并未流露出自满情绪。


但是,本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技术迭代、竞争格局的变化和社会变迁将使科技巨头在维护近年来所取得的全球主导地位时,变得越来越困难。


鉴于科技巨头长期以来取得的惊人成就, 人们很容易忽视它们脆弱的一面。决策者应该可以预料到,从长远来看,市场将解决许多当前对数字技术的担忧, 而且以往的政策制定者往往是在公司的实力已经达到巅峰,并且进入相对衰退阶段时,才开始介入。每一个时代伟大的颠覆者最终将不得不转攻为守,这样的历史很有可能正在重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Internet Law Review(ID:Internet-law-review) ,作者:大卫·莫契拉(David Moschella),编译:互联网法律评论

本文被转载1次

首发媒体 虎嗅网 | 转发媒体

随意打赏

提交建议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