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老臣被清洗背后 主动离开或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这句歌词,似乎唱出了无数酷派老臣的心声。1月18日,于2016年12月15日发布的名为酷派改变者S1暗夜黑在上午10点正式首销。而这个“改变者”,可能不只是手机的名称,也预示着整个酷派集团的改变。

酷派老臣被清洗背后 主动离开或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酷派老将遭清洗,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高管,都已经从酷派离职,加盟了另一家手机品牌ivvi(依偎)”,这则消息迅速引起了业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酷派和一干老臣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而当事人酷派却一直默不作声,反而是原酷派总裁李斌公开辟谣。李斌对外表示:“目前为止,酷派仍是ivvi的股东之一。ivvi品牌和酷派品牌属于酷派集团的绝代双娇,根本就不存在清洗不清洗的问题。”

然而,这种说法的说服力实在有限,外界对此事仍是议论纷纷。对此,懂懂笔记联系到一位在酷派供职十余年的管理层人士(应对方要求特隐去姓名),对于“被清洗”一事,该人士透露此前报道中所提到的原酷派老臣集体出走确有其事,不过不能简单的被定义为清洗。

此外,该人士独家回应了懂懂笔记的多个疑问,本文将为读者呈现一段老臣与旧主的恩怨情仇,以及为读者厘清当下的酷派与未来的ivvi之间的关系。

换血结束

酷派老臣被清洗背后 主动离开或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提起酷派,可能“中华酷联”的印记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它不仅是行业变迁的见证者,也是最主要的参与者。2012年前后,酷派在全国智能手机市场雄踞前三名。如今,酷派勉强能在个别季度挤进前十。智能手机市场的变幻莫测,也让众多手机厂商经历了起起落落,有时即便是前一年的王者,可能在后一年就被无情抛下。而酷派,就是这样一个代表。

酷派品牌所在的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专注于智能手机业务,是中国手机行业毋庸置疑的先行者。酷派曾在2003年推出中国首款CDMA1X 彩屏手机酷派 688,2005年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双模双待智能手机,2012年以首款LTE4G手机,抢占全国手机市场前三,并成功进入北美市场。即便在小米、魅族等搅局者骤增的2014年,酷派也以9.4%的市场份额跻身全国第五名(IDC调研数据)。

然而,荣耀过后的没落来得太快。2015年酷派的市场份额已经降至不足6%,营收也随之骤减。根据酷派发布的2015年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酷派集团营收146.68亿港元,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1%。

导致酷派2015年营收骤减的原因,不止手机销量下滑一个。2014年12月,酷派曾与360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共同出资打造奇酷品牌。后来因为酷派又引入乐视作为股东,引起360的不满,双方分道扬镳。乐视两次投资共持有酷派股份至28.9%,成为第一大股东。由此,酷派便成了乐视的控股子公司。

虽然看上去乐视从360手里成功地抢走了酷派,但这件事对酷派有百害而无一利,不仅丢了大神,还间接产生了2亿美元的亏损。酷派从一家独立的公司,变成乐视生态的一部分,命运便不能再由自己掌控,人事变动也随之而来。

2016年8月,酷派董事长郭德英辞职,贾跃亭任董事长,而后任命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全面负责酷派业务。彼时,已经可以隐约嗅到一股血腥味。

到2017年1月16日,刘江峰正式接管酷派已有5个月。如今的酷派又是什么样?刘江峰在一次媒体采访时表示:“换血,大换血,管理层换了一半多。我们的产品也完全改了,酷派原来给运营商定制很多手机,问运营商想卖什么样的机器,现在是看消费者需要什么东西,做出来以后从这里挑给运营商。”

言外之意,酷派的管理层换血已经结束,目前有一多半都是刘江峰的亲信,也可以称作乐视系。也就是说,现在的酷派已不是原来的酷派,除了名称什么都变了。

集体出走

酷派老臣被清洗背后 主动离开或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如今,乐视对酷派的重构基本进入平稳期,更换大股东后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戏码也如期上演。此前有媒体报道的“酷派老臣遭乐视血洗”,也并非媒体人的意淫。历来企业发生大的股权变动后,都会在一段时间内做出重大人事调整。只不过,酷派的调整更迅速更彻底。

2016年8月的人事调整后,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裁曹井升等人虽仍位居原职,但实权已被大大削弱,每个人都不再负责原来的业务线。据一位已从酷派离职的老员工向懂懂笔记透露,李斌和曹井升等老臣早已被架空,担任着级别较高的“闲职”。不只是管理层,其他在酷派供职时间较久的中层也不同程度受到影响。

实际上,原酷派老臣的出走已有一段时间。

懂懂笔记独家从上述管理层人士处获悉,2016年11月前后,包括李斌、曹井升、许奕波在内的酷派原高层就已集体出走,加盟ivvi。另外,更早以前从酷派离职的王德新、高铜良等人,也于同期归队。至此,酷派老班底都集结到ivvi,重新组队。

不过,提到“被血洗”,该管理层人士并不愿意这样表述,在交流过程中,该人士不止一次无意识地将ivvi说成酷派,可见他对酷派感情至深。他告诉懂懂笔记,这群人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酷派,对它的感情太过深厚,如今离开并不是被清洗。他说到:“人事调整的事情比较复杂,因为投资关系,各方存在博弈也是无法抗拒的事实。人与人的默契度需要时间磨合,但市场不会留给酷派太多时间。而这种调整是大势所趋,是发展的一个必然。”

此外,该管理人士还透露,老臣与新掌权者之间经历过谈判,并且最终的结果是很愉快的。双方认为,刘江峰有能力带领酷派继续向前,而李斌等人的离开,也是目前最合理的选择。

相忘江湖

酷派老臣被清洗背后 主动离开或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酷派老臣出走后所加盟的ivvi,并不是一个新品牌。ivvi成立于2014年11月,是酷派为应对互联网冲击打造的独立品牌,李斌、张光强和渠道商三方共同出资10亿成立,主攻开放渠道。李斌担任ivvi董事长,张光强担任ivvi总裁,在市场、品牌、财务和团队上均脱离酷派原有体制独立运营。

2016年12月初,深圳超多维、酷派集团、ivvi手机三家联合宣布,成立全新ivvi公司,超多维将注资2.72亿元成为新ivvi最大股东。其中,超多维占股80%,酷派集团占股20%。自此,ivvi不再是酷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据该管理层人士透露,目前,ivvi的核心管理团队与当年的酷派几乎一样。超多维董事长戈张出任ivvi董事长,负责战略制定,不插手具体的手机业务;李斌在ivvi担任CEO职务,总管ivvi全局;曹井升负责后端体系;王德新负责品牌工作。从人员配备来看,ivvi拥有很强大的酷派基因,也会有很多酷派固有的技术和产业链资源。

回头来看,酷派作为最早加入到智能手机行业的品牌之一,沉淀下来很多通信技术和人才。乐视收购酷派,无疑是为了获得酷派的品牌、渠道、研发及生产能力。然而,原酷派核心成员的离开,或许对乐视移动和酷派都是一种损失。

不仅如此,从加入乐视体系后的实际反应来看,对酷派并没有根本的帮助,至少目前还没看到明显好转。2016年11月18日,酷派集团向董事会发布《内幕消息及盈利警告》称,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本公司拥有人应占本公司未经审核亏损将约为3000百万港元。而2016年的具体营收数据,要等到2017年3月才能公布。

当谈及ivvi与酷派的关系时,该管理层人士对懂懂笔记表示,目前超多维是ivvi的大股东,酷派不再具有控制权,ivvi因此获得了独立的发展性。他透露:“在未来的发展规划中,ivvi将依托超多维在计算视觉领域的强大技术能力,将裸眼3D等技术逐步产品化,也可能不局限于手机,还可能涉及更多智能终端。”

未来,一个乐视基因的酷派与一个酷派基因的ivvi难免会在手机的江湖里相遇,即便酷派的“心”变了,但对于酷派老臣来说,依然愿意在心底为它祝福。“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或许ivvi的名字还有另一层含义。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两本畅销书的作者

酷派手机酷派大神

本文被转载6次

首发媒体 百度百家 | 转发媒体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