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1月9日下午,价值兄了解到,美团点评CEO王兴发布内部信,宣布最新公司架构任命。在这次架构任命公布后,有多位美团点评员工表示,最新调整或许意味着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价值兄兄美团点评内部员工的邮件截图中发现,美团点评本次最新架构任命的主要内容为,将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合并,成立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原酒旅事业群总裁陈亮继续担任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总裁;大众点评平台与到店综合事业群合并,成立点评平台及综合事业群,新加入美团点评的原58集团执行副总裁张川担任事业群总裁。内部信同时指出,原到店综合事业群总裁吕广渝因家庭原因退休,转任公司高级顾问。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美团点评CEO王兴内部邮件全文

此次调整中,美团平台和酒旅事业群的合并,以及原点评系的吕广渝的隐退,最值得关注。架构上的调整合并,宣告了美团酒旅单独拆分融资计划的失败;而人事上的变动,则折射出了新美大合并之后,美团对点评系的大清洗运动的加剧。

员工爆料酒旅融资失败,2017年或大裁员

在刚刚高调宣布与洲际酒店集团达成分销合作之后,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就宣布合并,而非此前传闻的酒旅事业拆分融资,对美团而言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

事实上,美团酒店的份额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大规模的资金补贴才拿到如今的份额。但是,烧钱的逻辑在团购上或许行得通,在酒店业务上却未必。酒店业务资源分散,产品种类复杂,更侧重技术和服务。为了快速提升市占率,去年8月,行业传出美团正在谋划对酒店业务进行分拆,一方面减少新美大的整体资金消耗,一方面希望分拆后能引进类似光线入股猫眼那样的控股股东,从而通过股权转让获得资金,减轻新美大的资金压力。

成立于2015年7月的酒旅事业群,一度与美团外卖业务一同被认为是美团摆脱单一团购业务的两大希望,美团在外卖和酒旅业务上也先后砸入了大量的资金。去年6月,美团曾对外披露了住宿业务的几个数据,主要包括:2016年前5月酒店消费间夜量达4600万,其中,第一季度的消费间夜量达到2600万。此外4、5两个月,消费间夜量单月均超过了1000万间夜。去年十一国庆期间,美团则宣布单日峰值入住间夜破80万。

去年7月,王兴更是在亚布力夏季峰会上表示,7月份美团点评除外卖业务外,其他业务(含酒旅)实现整体盈利,一时间语惊四座。

不过,据美团酒店前员工透露,美团酒店的数据水分颇大。例如,美团十一期间80万间夜存在10%~15%水分,并且在传统OTA的统计口径中,一个间夜必须是正规度假和商旅房间的一天住宿,而钟点房不纳入间夜量的计算范围。但美团点评在统计时素来不愿遵循这一规则。此外,美团的酒店业务主要仍集中在中低端酒店,例如十一期间其公布的平均客单价仅为189元。而中低端酒店利润本就薄弱。

“面对多家OTA拼刺刀,对外敢宣称实现盈利,我觉得是在和业界开玩笑。”该前员工表示。

或许也是注意到了低端酒店占主流无法完成分拆计划。12月,美团高调宣布与洲际酒店集团签订分销合作协议,并随后宣称将联合华住酒店集团进一步达成深度合作,从酒店分销、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等多方面加强联动,意图向外界展示美团在高星酒店市场的实力,并为酒店分拆融资增加更多砝码。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但此次架构调整,却直接宣告了美团酒旅分拆的失败。美团内部员工更是直接在无秘社交平台上爆料:“美团酒旅果然没融到钱”,另有员工透露,美团酒旅业务将在明年启动大裁员。

人事斗争落下帷幕,点评系全数退出

王兴骨子里的强势早就注定了点评被清洗的命运。

价值兄从知情的投资人处获悉,当年阿里在撮合美团和饿了么合并,但王兴提出一个条件:合并后饿了么必须受美团领导,而桀骜不驯的饿了么CEO张旭豪一听便说:那就直接开战吧!于是,饿了么投靠阿里,与美团肉搏至今。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所以,点评系被清洗也是意料之中。包括原大众点评CEO张涛、联合创始人张波、龙伟、李璟等在内的全部原美团高管已经全数从新美大退出,原美团和点评系持续一年的人事斗争也基本落下帷幕。

2016年11月,就曾有消息传出吕广渝即将离职,彼时美团还高调回应称“纯属谣言”。但是,此次点评系的吕广渝的退出,以及空降兵张川的入驻,却更直接地反映出,美团宁可空降高管、也不愿重用原点评高管的问题。

虽然同为O2O平台,但美团和大众点评的业务模式却颇为不同。美团以团购起家,偏重以大规模地推、烧钱补贴占领份额后,向商家收取佣金的商业模式;而大众点评则以内容点评起家,以优质的内容构筑用户对平台和商家的信任度,从而从数据挖掘和内容生态中获利。在合并之后,美团与大众点评在业务模式上的分歧,也直接反映在了人事斗争上面,最终,吕广渝等点评系的退出,宣告了美团模式在新美大中的压倒性胜利。

然而,放弃点评业务模式,对新美大的伤害,却堪称巨大。此前就有前点评员工称:“说不上为什么,以前觉得美团很厉害,点评不怎么样,真正进了美团,才发现美团其实很low,美团和点评合并了,有些为点评感到惋惜,到现在为止,几乎美团点评的盈利部门都在点评……”而酒旅业务分拆融资的失败,事实上也论证了美团地推模式的不可取。

美团点评新架构调整内幕:内部员工爆酒旅融资失败?

在此轮调整之前一年,美团已经先后经历了多轮架构调整动荡。这一次,关于人事、业务模式的纷争,会尘埃落定吗?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