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随着智能手机市场出现饱和,VR/A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成为了科技厂商中的“下一个风口”,而2016年也被厂商称之为“VR元年”,HTC的vive、Sony的Playstation VR、Facebook的Oculus等硬件产品纷纷亮相,却唯独不见苹果的踪影。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然而苹果在产品上表现得“低调”,但近几年的招聘信息以及收购动向,却很诚实地表现出开发VR/AR产品的意图。苹果公司的员工招聘网站已经连续数年招聘VR技术工程人才、并于2010年起先后收购了6家VR相关的技术企业。

实际上,早在10几年前苹果就有意涉足VR领域,那时乔布斯在内部带领了一个团队研发出类似于谷歌眼镜一样的产品。

根据现任 Nest CEO、前苹果高级副总裁的 Tony Fadell 描述:这个眼镜像两块遮光板,能让你“像是坐在电影院里一样”。


一晃十多年过去,市场上VR设备早已百花齐放,“苹果VR”为何还是没有问世呢?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盈利模式的问题。

相对于 其他科技厂商急于布局VR/AR产品线,依赖新特性取胜。 不仅是为了提前占领市场份额,还需要提前给开发者完善VR/AR 生态圈的时间,以开发出更多的用于消费的软件,从而通过软件分发和平台服务获利。

另一方面,对于涉足VR/AR 行业的初创公司,迫于资金压力,急需推出具有融资利好的创新概念产品,以吸引资本市场的侧目。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主要通过出售硬件产品盈利的苹果,更倾向于选择成熟稳定的产品。 而“苹果”品牌正是其溢价资本,所以苹果在推出新硬件的策略上向来偏重“稳健”,不会急于把正在研发的不成熟技术公诸于众,砸了自己的招牌。

换句话说,虽然研发十年,苹果认为产业仍然不够完善,而所有从事VR/AR 行业的厂商及媒体之所以如此关注苹果VR,也是要看苹果如何解决当前VR设备的缺陷。


究竟是怎样的AR设备,能让苹果心甘情愿等上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或许我们从这几年苹果的专利申请与收购案上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问题一:VR还是AR?

在这个问题上,苹果显然更加倾向于AR(增强现实),但这并不代表AR比VR更加具有实用性,更多的是性能的妥协。

从最近美国专利商标局近日授予苹果一项设备专利信息上可以看出,苹果的AR设备原理与三星的Gear VR相似,提供了放置手机的槽位以及连接用的Lightning接头。 可见苹果AR设备必然会与iPhone有着密切的联系,极有可能使用iPhone作为设备的处理核心。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而VR/AR平台由于是基于现实或虚拟现实进行操作,大量的实时演算对处理器的性能要求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虽然现在的手机处理性能日新月异,但性能相比PC仍然略逊一筹。以目前表现优异的VR设备——HTC Vive为例,想要达到推荐的英特尔i5-4590 CPU和GTX 970同等配置,同时兼顾平衡手机的发热与功耗,对于手机芯片制造业来讲恐怕不是两三年能解决的问题。

相比之下,AR对于性能的要求就会略低一些。

根据苹果去年收购的AR应用公司Metaio的前亚太区负责人Sonny Xin表示:  VR里面的所有图像是全部需要处理进行实时建模,但是 AR 的场景就是真实的环境,没有必要为虚拟的场景建模,变相降低了性能需求,这也是 AR 的优势。


问题二:如何实现交互上的突破?

继续发扬苹果的“极简主义”,不需要太多操控设备,控制AR只需要动动手、张张嘴。

悉数目前的VR/AR设备的操作模式,从简至繁可分为:摆头凝视、触摸遥控、体感手柄等模式。然而这种模式却变相破坏了体验上的沉浸感——我们明明有十根灵活的手指,然而在VR/AR的世界里,它们最多被识别为两根棒子(手柄)。

为了AR解决手部识别的问题,苹果斥资3.45亿美元,收购了2013年第一代Kinect 背后负责体感研发的PrimeSense 公司,试图利用该公司的“抠像”技术识别使用者双手的动作,并在AR设备中加以利用。

或许以后我们在使用AR设备时,不一定非要在手中握着点什么,只需要伸出你的双手,就可以移动眼前的画面。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除了手势,语音与图像识别也是VR/AR“与AI世界连接的窗口”的重要工具。根据上个月苹果发布的首篇AI论文,讲解了苹果研究员用一种调整过的新的机器学习技术——对抗生成网络 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通过两种神经网络相互对抗用于生成看上去现实的图片。

结合更为先进的图像识别功能,常年身居冷宫的“苹果女神”Siri 或许会更加聪明,给出更为准确的建议,成为一名称职的AI管家。


问题三:苹果AR能否再次“颠覆”行业?

也许谈不上“颠覆”,却能解决用户与行业最关注的两个问题。

在去年的财报电话会议和媒体采访中,苹果CEO库克曾多次表示对 AR 未来长期的发展希望很高,并不认为它是一个小众产品。 它很酷,应用很有趣。 

分析现在市面上VR/AR 的产品形态,头显设备多数是傻大粗笨,有的背后还拖着长长的辫子(线缆)。也许戴着头盔的你正沉浸于酣畅淋漓的游戏场面中,但旁人看来你只是个张牙舞爪的傻子。

AR头显也要“看脸”, 想要让AR设备成为大众消费品,首先产品的外形就一定要符合“大众审美”。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从苹果公司申请的关于VR/AR眼镜的示意图中,虽然有“AR盒子”与“一体机”各种样式,但其外观设计上都有着“超薄、无线”的共同之处,恰恰与“苹果和厚度、线缆有仇”的设计理念不谋而合。

另一方面,考虑到“大众化”,设备的生产难度不能过高。 这不仅关系到产品的产能问题,也关系到产品的定价与毛利率,这对于以出售硬件的苹果公司至关重要。

从苹果产品的定价策略看,苹果的所有产品大多是都是存在一定溢价的“时尚轻奢品”,虽然相比同类产品确实不便宜,但对于普通消费者省吃俭用几个月也能消费得起,加上独特外形和出众体验,让消费者心甘情愿掏腰包。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隔壁微软的AR设备HoloLens就是个“反面教材”,3000美元(合人民币20800元)的售价,摆明了不打算卖给普通消费者。


如今大多数VR硬件厂商入局,多数是为了提前布局VR的生态,但VR生态的内容生产者,如今仅限于一些游戏公司以及专业的影视制作平台。他们如此关注苹果何时进入AR产业,不是单纯的“跟风”,更是看中了苹果背后庞大的开发者群体。

缺席“VR元年”的苹果,靠这些“绝招”反击

据不完全统计,苹果全球的开发者人数已经高达1300万。这个庞大的数字让苹果每年的WWDC都要拿出来炫耀一番,随后库克船长一定是双手合十,表示“苹果能有今天的繁荣,可多亏了你们这些开发者啊”。

所以苹果也没亏待开发者,App Store为开发者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平均每款App Store应用带给开发者的收入是Android应用的四倍。在利润的驱动下,苹果对于开发者的号召力是其他平台望尘莫及的。

苹果并不在乎是否错过“风口”,因为苹果自己就是台“鼓风机”。

倘若苹果入局AR,必将带领大批开发者涌入,导致AR应用生态在短时间内空前繁荣,对于整个行业的应用生态建设大有裨益。也给AR行业带来大量投资人的资金涌入。

所以,“苹果进军AR行业这件事”,闭门打磨产品的苹果不急,而等着苹果入局其他厂商更着急。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