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会是种子轮创业公司的寒冬吗?

36氪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2017年会是种子轮创业公司的寒冬吗?

编者按:在2006年,早期种子轮的平均融资低于60万美金。10年后的2016年,这一数值已经飙升至220万美金。在这个融资、估价爆发的年代,融资泛滥、快速烧钱已经成为常态,创业公司甚至可以融好几个种子轮。是什么促使了这个现象的产生呢?是如今的创业公司真的就比10年前好,值得多轮种子轮了吗?而这对2017年的种子轮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种子轮是指在创业公司早期进行的融资(投资者在这个时期所做投资风险成本较高)。然而,2016年种子轮总量同比减少4%,即使这样,2016年种子轮的票值却同比增长3%。在2006年,种子轮最高可以轮到70万美金,如今,种子轮的平均规模都是220万美金,湾区最高还可以融到281万美金。

这就意味着早期风投必须将原来用于A轮融资的资金提前投到种子轮,但是他们承受的风险却是天使轮的风险。一些小的风投基金因平衡了这样的不平衡而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种子轮的资本从15万美金提到50万美金。就2015年一年,美国新出现了106家种子轮投资公司,创业公司因此有了更丰厚的融资基础,并且融资低于50万美金的“窘境”也因此消除了。

我们听过太多创始人说在如今这样的大环境下,低于50万美金的融资的确让人有点儿抬不起头。——Nicholas Chirls, Notation资本。

种子资本革命

在我们仔细研究种子轮去时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白种子轮的局面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同时也要清楚现在为什么创业公司要进行多轮种子轮。

1.早期融资的周期改变

在2005年早期,创业公司的主要融资渠道都是亲朋好友,随后才是寻求更大的资本的支持:天使轮和风投。只要你有好主意基本上就可以在很早获得融资,甚至有没有任何市场认可或产品的情况下你也能获得一定融资。种子轮可以引领市场认可,随后就可以吸引A轮融资来促进产品市场契合度,然后B或C轮助力成长。然而第二个互联网泡沫、破坏性商业模式和机构资金的增长改变了一切。突然,创业公司的成长速度越来越快,资本效率越来越高,单位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基金也越来越大。NextView的Rob Go说,这大大改变了融资周期。种子投资者要的是市场认可,这样A轮才会更大。因此,创业公司必须利用多种资金来源来达到符合风险投资者在早期种子或A轮中的要求。

2.种子轮饱和

大约在2005年,创业大潮来袭。纯经济学(受我们都熟悉市场,金融和政策条件的影响)增加了对种子资本以及创业公司需求。 2005年,Y Combinator成立,随后TechStars也成立了。在2008年,有16个创业孵化器。而在2015年这个指标达到峰值至170,平均同比增长为50%。这里面甚至没有算入创业计划、创业补助和想要资助种子创业公司的基金。这样发展的结果是什么呢?5000多个早期投资出现,金额高达195亿美元。在这样充满机会的大环境下,创业公司可以从多种类型的投资者那儿获得种子轮,这就加速和提升了下一轮融资的规模。每个投资者都有不同的投资标准和目标,在接触风投之前,创业公司会有多个种子前和种子轮投资者,这在今天来说并不罕见——这是可以预见得到的。而这也与我们下面要说的有关。

3.种子轮不仅仅是种子轮了

首先要做的不再是种子轮融资,而是种子前轮。这甚至不是第一轮。 你可能先从家人和朋友那儿获得启动资金,然后可能你的项目吸引了天使轮,然后加入加速器项目——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再来一次——为什么不呢。然后再是吸引一些个人投资者或天使投资。 到了这一步,你就有资格进行种子轮了。此时,你可能仍然处于营收前阶段,但你有了数字累计,到达了增长里程碑,并获得足够的市场认可度——这些都能满足投资者的要求。这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呢? 降低种子轮的难度将使得A轮和B轮更难以进行,融资已经开始出现膨胀了。

4.A轮B轮膨胀。 

没有任何创业公司会在进行了种子轮后就停下脚步。他们的目标都是通过AB轮募集更多资金。但是受种子轮的影响,即使达到了所有指标,也难以进行AB轮融资。Tomasz Tonguz指出,2016年AB两轮的投资下降了20%,但B系列的投资规模增长到1000万到150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A轮的平均规模为660万美元。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最危险的是A轮。

2016种子轮的情况

为了近一步了解这种趋势,我分析了Mattermark报道的2016年在湾区发生的所有已知的种子轮数据,包括了首次种子轮和后续种子轮。为了确保数据准确性,我将最低投资设为10万美元,最高为300万美元(A轮融资的中位数)。

结果表明,尽管湾区地区的创业公司到在首次种子轮中的票价规模高于全球同行,但是进行多轮种子轮是有代价的,低估值融资将成为常态。

1.总种子轮的平均价值达到了281万美元。

这个数据包含了所有种子轮融资,它的中位数为230万美元。 我们说湾区本身就是泡沫,这一指标的全球平均水平为220万美元。 随着种子基金的价值大幅增长(10年中增长了3倍),种子轮在2016年会下降也是不可以避免的事情,这也会导致许多早期投资者被高估。 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大量微型风投出现,弥补了译者差距。

2.湾区创业公司在2016年平均进行了1.6倍次种子轮。

52.5%创业公司进行了第一轮种子,而35%的公司正处于第二轮。 虽然仍然是少数,但是有10%以上的公司在2016年进行了第三次种子轮,2.2%进行了第四轮。

3.创立于2014年后的创业公司进行多轮种子轮的可能性更高。

这很有意思。也许你会认为,老的初创公司最有可能进行后续资本对吧? 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50%进行了第二轮种子轮创业公司成立于2014年或以后。  52%的进行了第三轮种子轮的早期初创企业也成立于2014年及2014以后。 这意味着每个种子轮之间的时间范围越来越短,初创公司要不成长速度越来越快,要不就丧失来资本效率(我倾向于两者都有)。

在过去两年成立的创业公司不仅募集更多资金,还大幅度的提高了投资规模。 据我分析,只有70%左右融资在200万美元的创业公司的成立时间才不到两年。

4.多轮种子轮是有代价的。

 湾区初创公司的种子轮次数提高了,但是也增加了成为“被低估的融资”的可能性。 第一轮种子轮的平均规模为189万美元,第二轮种子的平均规模为193万美元,但在第三轮中,融资规模将下降8%,具体达17万美元左右,这增加了进行A轮的难度。

湾区的融资情况可能不能代表其他地区,但它透露了2017年种子和A轮的趋势。种子轮次数增加的趋势将继续,特别是微型风投公司的增长。估值太低,交易中位数增长将反过来使初创公司更难以进行A轮和B轮融资。 因此,早期投资者中将出现明显分割,种子前和种子基金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简单来说,2017年的创业公司会遭遇很难融到75万到150万美元的窘境,他们会发现其资本要求太高或太低——这都是因为早期投资者聚集的过于极端。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YLS

2016创业寒冬创业 资本寒冬2017寒冬创业者的寒冬创业寒冬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