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VC · 任泉:创过业,做过演员,而转型投资人让我获得新生

36氪  •  扫码分享
我是创始人李岩:很抱歉!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点击进来看看。  

Star VC · 任泉:创过业,做过演员,而转型投资人让我获得新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天,投投接着与你分享一个转型做投资的典型案例。提到任泉先生,想必你应该有所了解吧。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就刷了好几遍《少年包青天》,里面任泉先生所饰演的公孙策这个角色让人印象深刻。实际上投投在做这篇文章的时候,发现任泉先生不仅戏演得好,还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如今又是投资圈的新锐人物。这也让投投非常好奇这一路他的成长经历,还有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想必对此你也有兴趣想了解一下吧。

这一期,投投就与你分享任泉先生一篇讲述个人成长的文章。多说一句,在自我提升方面,任泉先生有自己的一套,说不定,读完他的这篇文章,你整个人都会燃起来.....

创业开餐厅

大学时,我在上海戏剧学院学表演专业。当时上戏非常难考,5000多人报考最终只招20人,10男10女,性别比例非常严格。

当年我考上后家人非常高兴,因为他们觉得演员是一个让大家瞩目并且能够让大家通过电视跟自己交流的职业,他们觉得我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还能为家里人争光,有机会出人头地。

1997年大学即将毕业,我非常迷茫和彷徨,因为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以前我以为做一个职业演员未来一定能成为明星,但当真正接触这个行业以后发现要想成为明星非常难,演员只是一个职业而已。所以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明星离我很远,我还是应该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生活,把演员的工作做好。

临毕业前的一个月,我心态非常不好,感觉自己毕业以后留在上海这座城市,没有房子,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个户口,所以我就想我应该做一件自己能掌控的事。但我学的是表演专业,什么都不会,于是我就想要不就开个餐馆吧,因为我能够评判它的味道好不好,而且能够自己掌控。

于是,我便跟家里人说借我5万块钱,自己想开一个小餐馆。当我跟家里人说这个决定时,他们觉得我有点不务正业,觉得大学拍了这么多戏,也有不少人给了我很多期望,为什么非要开一个小餐厅。

当时,家人跟我说:如果借钱给你就算成功了也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所以你想自己的办法吧。他们用这种方式激励我去创业,让我不停地寻找自己的方法。

但是我后来实在没办法,于是就从大学同学李冰冰和另外一个同学那里借了三万块钱。本来,我想让他们入股,但他们觉得投资风险太大,还是借吧。因为投资可能会失败,但是借的话,只要你人在有一天肯定是会还的。

于是毕业后,我就自己骑着单车,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串遍了上海徐家汇和静安寺的大街小巷,最后选中一个没有一点商业气息的小别墅,那的房子比较便宜。

当时,我找的小别墅的一层属于一个夜校,我跟校长说想租这里开餐厅。第一次我找他时,他对我说:“你不要做了年轻人,因为你没有开餐厅的经验,而且我们这个店铺以前做过很多商业的东西都不赚钱,你还是听我的别租了,否则最后你赔了怎么办。”

第二次找他,他还是说不行;

第三次找他,他让门卫告诉我不要来了;

第四次我就在门口找他,他说任泉我还是不同意租给你,我是为你好;

当我第五次去找他的时候,他让我进去,给我倒了茶,说:“任泉我租给你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是不是因为我来找你次数太多,你烦我所以没办法了?”他说:“不是,我觉得一个人有再一再二再三,但是再四再五的时候,我就要重新思考一下你要干什么。”我说:“我不干什么,就开个餐厅。”他说,我租给你。

租下房子,就该考虑装修的事情了。当时我看到有很多房子在拆迁,于是便想找一些旧的、二手材料,所以我就跑到工地问:“这一堆旧的栏杆多少钱?” “50块、100块”;“这一堆大理石是碎的,不要钱,你直接拉走吧。”另外,我还用很便宜的车拉这些装修材料,这些活儿看起来很累,但当时也没觉得累。每天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基本5分钟就能睡着,早上起来背起包就走,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当时我一心想开餐厅,因为我觉得这样就能每个月稳定地赚到三千块钱,一千块钱租房子;一千块钱生活费;一千块钱作为积蓄,这样想想,心里特别踏实。

很多人说,赚这点钱是你的人生目标吗?我说不是,每个月赚三千块钱我心里就踏实,有了这份踏实,我做什么心里都会很从容。所以第二个月我就告诉团队我出去拍戏了。而且面对导演时,我心态真的不一样了,我不会着急,能够很从容地面对导演和自己。

记得我在面试《少年包青天》的时候,看到导演及剧本简介,做了一些功课,我很坦然地跟导演说:导演,这个角色非常适合我,你不用找别人了,就找我吧。导演说我见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跟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我说自己觉得能演好这个角色,这个角色最适合的就是我,没有别人,除非你找明星,如果要找新人就找我吧。

那个导演是一个很棒的导演,也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说,我面试了一百多个演员,问每个人喜不喜欢,大家都说喜欢。我不了解你,因为你没有作品,但你这么勇敢地表达自己,那我就试一把,结果那部戏演完以后我好像红了。

餐厅开张第一个月,我就赚了两千块,第二个月赚了五千块,第三个月就有很多人开始在餐厅排队了。至今这家餐厅已经开了十五年,很多人说这家餐厅给我带来了第一桶金,也给了我上千万的回报,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我在意的是这十五年来它带给我的思考和踏实,这是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是我的意外收获。

另外,有人曾帮我算账,如果当初冰冰将那三万块钱作为投资投进去餐厅,就会获得一百倍以上的回报。后来冰冰就后悔了,说她人生最大的失误是没投我第一次的创业,所以后来不管什么项目,只要我投,她就跟。

投资华谊兄弟

十几年前,我签约成为华谊兄弟的第一批艺人。

有一天,王中军先生跟我说:“我知道你一年拍戏的片酬有多少,因为这些钱都是先打到公司账户再打到个人账户上的。最近我有一个想法,中国目前没有一家民营公司能上市,我们想成为一家能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你看你这个闲钱要不就放在公司最早的原始股份里?”我说:“放那儿未来是什么样?他说:“差不多三年能有三倍左右的回报,比放在银行好很多”。我说:“我懂。”

后来,我把钱放在华谊兄弟公司最早的股份里,三年后准备在美国上市时,正好赶上国家扶持本土文化产业,创业板也正式推出,于是华谊兄弟就成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敲钟那天我还在想,三年前的投资就有了三倍的回报,自己心里也在窃喜。

华谊兄弟上市后的一个星期,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这十年都在拍戏,赚的片酬还没有敲钟那一刻赚的多,我在干什么?股权投资真是能带给人许多意外的惊喜。于是我便找认识的朋友寻找有价值的标的,在万达院线早期的时候我也投资过。

后来,我又开始思考:我有这么多资源要不要做点别的事情。于是2010年底我便去商学院读书,我发现我这群优秀的同学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商业领袖和精英。他们很聪明很有智慧,我也不比他们差,但为什么我没有做到他们那样的成绩呢?

思考以后我就决定开始做:

首先是把原来的餐厅从上海开到北京,整合资源,改变一人控股的小家庭、小作坊式的模式,拉来李冰冰和黄晓明作为合伙人,把餐厅标准化和量化,并将这一标准和品牌快速复制。当时餐厅一开,我就跟他俩说,这次再创业我在前方经营,你们俩做我幕后强大的后盾,这样大家才能把事做好,我们一拍即合。

其次,我和李冰冰和黄晓明成立了Star VC。当时我跟冰冰和晓明说我们做基金可以充分利用明星的流量和资源,而且这个事情非常有价值。我跟他们讲完以后我们三个又一拍即合,好,做。

退出演艺圈

基于以上两点原因,三年前我决定退出演艺圈,成为全职的投资人。这几年,一些导演、制片人朋友陆陆续续找我拍戏,但我都跟他们讲我已经不演戏做幕后了,但他们还是游说我,于是我便发了一个微博,正式告诉大家做幕后了。

对于这次决定,我的家人和身边的很多朋友都问我想好了吗?会后悔吗?为什么要在文化产业、影视行业最蓬勃,演员片酬最高的时候退出这个行业?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李冰冰说想跟她聊点事,她问什么事?我说,必须当面讲。于是,我便去她家跟她说我想宣布退出演艺圈,以后不做这个事情了。她迟疑了一分钟,没有回复说行或不行。后来,她眼圈红了,流着眼泪问我说你做好决定了吗?我说是的,我已经想好了。

冰冰比较了解我的性格,我们既是大学同学,也是很好的工作伙伴。她说:“你想好了我一定会支持你,但是有些难过,毕竟大家一起工作了20年。从大学学表演的第一天开始到后来15年间,我们一起合作了很多戏,一路见证了彼此的成长,但是突然你离开了这个职业,我失去了一个一起并肩战斗并且了解我的好伙伴。不过,我也祝福你,因为作为一个朋友我相信你做这个决定后会更好。”

也有很多人问我离开这个行业是因为不喜欢这个行业吗?我说不,我非常喜欢演员这个职业,这个职业给我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人生状态,也给我带来了能够满足年轻人虚荣心的所有东西,但我觉得人有时候要经常思考,不能留恋过去那些所谓的美好,我要思考在我40岁的时候做什么会更有优势。

我的投资理念

2014年,Star VC正式成立,我们也开始进行摸索。在整个投资过程中,我特别开心,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在自己人生40岁的时候能拥有另外一个职业,而这个职业还能让我每一天都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以前演戏时,我可能按原先的经验就能把工作完成,但投资不行,做投资需要每天看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创业者,不停地学习,必须有热情。这五年中我读了三个商学院,明年可能还会去读,我发现这五年自己学的东西比在高中、大学学的都扎实,因为我以前都是被动学习,这五年是一直在主动学习,我特别喜欢跟那些创业者在一起,因为他们有非常强大的想象力。

经过三年的发展,Star VC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把这三年的投资总结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投资生活方式创新的公司。

一开始我们找项目的方向是必须找有创造力且与人们生活方式有着极大关系的公司。当时我想用明星背后的资源加持被投公司和产品,于是在2017年7月Star VC正式对外推出之际,宣布了我们的项目,包括一下科技的秒拍、一直播;韩都衣舍以及坚果智能电视等。

Star VC推出当天,我们就收到了一千多份商业计划书,一个星期内收到了两千多家商业计划书,把我当初的计划完全打乱了。一开始我想慢慢地投,一年投3—5个项目,因为我是新人,不用太着急,但是当两千多份商业计划书砸过来时我有点慌了。于是我便带着团队一份一份地看,看到有一定模式或者是想跟我聊聊的人自己都给了回复。

在这个阶段,我们投资了一下科技旗下的秒拍和小咖秀。

投资秒拍后,我们倡导一些明星通过冰桶挑战游戏在秒拍短视频上传播,号召人们为渐冻人捐款,结果一星期时间秒拍就有超10亿次的点击率,秒拍快速成名;半年后,我们又推出了小咖秀,同样也通过很多明星来带动。

由于我在投资界是个新人,完全凭自己的一腔热血和爱好是不行的,这个时代只有资源的整合和集结才有价值,而我能带来的最大价值就是明星背后巨大的流量,我们的自带流量会给被投企业带来品牌背书。

第二个阶段:投资互联网金融公司。

在第二期基金投资的时候,我们选择做互联网金融,因为当时我认为互联网金融会有爆发性地成长,会给人带来很大的惊喜。今年很多人说到互联网金融时都谈虎色变,但其实我们在投资这个行业时一直坚持一个原则:不遵循法律和行业规范的公司坚决不投。

互联网金融是很具备互联网属性的产品,我们该去相信谁呢?我认为未来人要相信数据,这也是我们投融360的原因,它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提供数据服务的平台公司。

我与大清(注:叶大清,融360创始人)是在一个论坛上认识的,他第一个讲了他对互联网金融的理念,我第二个讲。那天他有事,我主动拉着他不让他走。我说要跟你聊一聊,之前一直有困惑,但听他讲了半小时之后,我非常兴奋。联系上了之后,我就一直去盯这个项目,跟大清也成了朋友,跟他讲Star VC是什么,半年后决定合作。我觉得这样的公司确实有未来,它会给我们每一个人提供精准的信息。

第三个阶段:投资科技类公司。

很多人说消费类的公司会很赚钱,但那不是我们的风口,我们第三期希望投一些能真正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科技类公司。

最近半年,我见了很多不同领域的科学家,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未来十年非常有潜质的行业,通过行业与技术的结合,可以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身体越来越健康,生活方式越来越多样。这半年中我们也投资了一些科技类公司,比如商汤科技及一些VR公司等。

2015年,我在博鳌论坛上提出过一个观点:资本娱乐化,比如AlphaGo就是资本娱乐化的一个典型案例。它通过大家耳熟能详的围棋,告诉了人们什么是人工智能。如果要从学术的角度去阐述人工智能,10页纸都讲不清楚。而一个人工智能的产品用比赛的形式让全世界的人都去关注,这就是资本娱乐化的体现。

如果不是利用这种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大家理解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发展会被推动得很慢。我们用娱乐的方式,让真正有价值的产品、企业和公司,有更多的人去了解了,虽然不直接产生关系,但未来都跟你直接有关。在国外,类似AlphaGo这样的产品是很受尊重的,但在中国,可能还是看眼前的东西比较多。

Star VC的资本娱乐化,更多的是让人们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去解读科技,解读未来的东西,除了看项目本身所具备的投资价值,另外一点是能通过我的影响力去传达背后的价值。所以除了投资这种关系之外,我更希望能去把他们这些理念、故事、产品与大众分享。

本文被转载1次

首发媒体 36氪 | 转发媒体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吧。